访“二·二八”起义幸存者——黑龙江省台联创会会长赖有才

发布时间:2017-09-28浏览次数:327来源:统战部

    在纪念台湾“二·二八”起义七十周年之际,我们在“二·二八”起义幸存者,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、黑龙江省台湾同胞联谊会创会会长赖有才家中采访了刚刚度过88岁生日的赖有才先生。

  赖老原籍台湾省彰化县,1929年2月出生于台湾省屏东市。

  回想起台湾“二·二八”起义,赖老陷入了沉思。

  1947年2月,赖老在台中市第一中学读书。2月28日那天早晨,赖老与同学们正在上早自习,从广播中传来反抗国民党军政当局专制腐败统治,追求民主自治,要求台湾人罢课、罢市的号召。赖老就与班里的杨俊雄、许江新、陈晓明等8名同学响应号召,打开学校仓库,拿出学生军训用的30支步枪参加了护校行动。为了解决更多的弹药,赖老与同学们与一中附近商校学生中的运动员一起,在台中市起义委员会的领导下,参加了夺取台中军火库的行动。在三十多人的强大阵势面前,守卫军火库的卫兵没有做任何抵抗,就举出了白旗,胜利夺取军火库之后,同学们拿着夺取的新武器,又在起义指挥部的统一指挥下,参加了攻打台中飞机场的战斗,并占领了飞机场。赖老和参加夺取军火库、攻打飞机场的同学们因为年龄小,没有继续向南参加嘉义地区的起义行动,而是留在台中市参加护市和护校行动。

  一周以后,国民党政府从大陆派军队在高雄和基隆登陆,开始了对台湾起义人民的血腥镇压。赖老等参加起义的8名同学受到台湾国民党政府的通缉和追捕,赖老在山里的舅舅家躲避了三个多月。赖老家中的母亲和哥哥受白色恐怖的影响,低调作人,不敢声张。当时赖老面临着三条选择:一是隐姓埋名,留在台湾做庸夫;二是亡命异国他乡,做流浪儿;三是到祖国大陆来,追求真理。赖老坚定的选择了第三条道路。当年九月份,赖老的哥哥托人买了一张基隆到上海的商船票,赖老躲避检查偷偷混到船上踏上了回祖国大陆的里程。临行前,赖老与家人告别,因家中没有钱,母亲把结婚的戒子摘下来,哥哥又把家里的照相机递给赖老,赖老怀揣着家中唯一值钱的这点东西,带着亲人的担忧和对未来的期盼,离开了生他养他18年的台湾岛。

  赖老的同学杨俊雄、许江新遭到逮捕,受到严刑拷打,后来被转到军事法庭,杨俊雄被判了死刑,牺牲在台湾。许江新关押了一段时间,没有查到共产党嫌疑被保释了。陈晓明摆脱了追捕后逃到日本谋生。

  赖老来到上海之后,人生的第一步是勤工俭学,由于历史的原因,虽然是同文同宗,但是台湾人的闽南方言,与上海方言交流很困难,听不懂上海人说话。为解决生活问题,在一个橡胶厂打工时,只能做“无言”的工作,与器械打交道,从事运送原材料、运送成品、打扫作业区卫生等脏活累活。然而,艰苦的磨练中,赖老没有忘记人生的第一要务是学习,适应新的环境以后,赖老勤奋努力,还代表工厂参加田径运动会,一年后以跳高1.76米的优异成绩考取了上海市立体育专科学校,全身心的融入新的学习和生活,在新的学习生活中,赖老读书、看报、与同学交流,专业知识、文化知识进步很快,积累了社会阅历,还学会了扭秧歌、打腰鼓。1949年10月,新中国成立后,赖老转入国立南京大学师范学院体育科。

  1950年刚刚毕业的赖老适逢东北的工业基地建设需要人才,赖老毅然应聘来到哈尔滨工业大学任体育教师。学校对于来自台湾的赖老格外重视,给与了许多特殊关照,连住宿用的棉被、褥子都是学校给置办的。当时的工资是以工分来计算的,赖老第一年每月领取220分(每分约0.21人民币),第二年就涨到330分,第三年又涨到450分,基本相当于学校中层领导的工资待遇,除了生活方面的特殊关照,党和国家还重视关心对赖老教学水平和能力素质的培养。1954年学校把赖老保送到北京体育学院研究生部体操研究班,跟苏联专家学习体育专业基础课程及体操专项理论和实践。1958年3月,赖老作为新中国培养的首批体育研究生回到哈尔滨工业大学,开始了体育教研室副主任、主任,体育部主任的人生经历。1977年被评为副教授,1981年晋升为教授。

  赖老从事高等教育53年,学术功底丰厚,精通日语、俄语、英语,致力于贯彻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,为高校体育教学工作的改革和规范化做出了重要贡献。在全国高校首设“研究生健身体育课程”,主持制定了“高校研究生体育工作规范”。赖老学术著作丰厚,主要论著有:参与编写了《日汉体育辞典》(中日合作出版)、《英汉日、汉英日造纸、印刷、包装词汇》、《研究生体育导学》。主编了《大学体育》、《大学体育理论教程》、《研究生健身体育》系列教材;撰写“青年学生体质标准与评价”、“高等学校体育的组织与进行”等多篇论文。翻译了:《苏联高等院校体育教学大纲》、《日本大学的体育改革》、《滑冰运动的科学》等多种文献。获得黑龙江省优秀教学成果奖、优秀体育教师称号、1993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。

  赖老年轻时是优秀跳高运动员, 1.70米的身高曾创造了1.76米的好成绩。担任大学体育教师以后,曾经于1958年借调到黑龙江省体工队担任体操队教练兼男队主教练,培养出多名体操健将和全国冠军。1979年聘为台湾省体育代表团田径队领队兼教练。

  除了教学科研以外,赖老还担任了大量的社会工作:第四、五、六、八届黑龙江省人大代表,第三至第七届黑龙江省省政协常委,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理事,黑龙江省台湾联谊会创会会长、我国“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学会体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、全国高等教育学会体育研究会”副理事长、学校体育科学编委会副主任、东北区高校体育协作组主任、黑龙江省高校体育研究会理事长。

  赖老的一生有过坎坷、有过磨砺、有过辉煌,作为一名优秀的台胞代表人士,沐浴着祖国大家庭的和谐春风,施展才华,健康成长。他情系大学体育事业的教学科研、情系祖国和平统一大业、情系台联事业发展、情系台湾岛内、港澳及海外的台胞,砥砺前行,无私奉献,做出了突出的贡献。他当过教师、当过教授、当过运动员、教练员、裁判员、还当过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、学会中的理事长、台联会的会长。无论做什么工作,都有热爱,都有热情,都有成就,都有发展。他是台胞中的优秀人才,大学里的优秀园丁,共产党队伍中的优秀党员,台联会的优秀领导者。他一生中的事业充满了成就,充满了贡献,充满了对党、对祖国统一大业、对台胞爱的眷恋。

  回顾70年前的台湾二·二八起义,赖老深情的说:“70年前的台湾二·二八起义是台湾同胞反对国民党专制统治的爱国民主运动,是台湾同胞爱国主义传统的具体表现,希望台湾乡亲不要忘记当年我们付出的牺牲,认清两岸统一大业的形势,蔡英文搞‘台独’、搞分裂是没有出路的,大陆同胞和台湾同胞都不会答应的,希望台湾与大陆共同努力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统一”。

 

第一代老台胞赖有才。